• 注冊 |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| 返回首頁
    當前位置: 主頁>讀書原創>列表

    蘇軾 其實沒那么豪放

      這位少年成名的大才子留給我們太多的優秀詩篇,細致處如行云流水,激情處如萬丈浪濤,讓人如癡如醉不能自已,被譽為豪放派詞人的代表。但其實,“西伯拘而演《周易》,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”,蘇軾的風流才情也是人生際遇的幻化和升華。他并不是從一開始就那么豪邁。他的人生也有個轉變……

     

      

        蘇軾坎坎坷坷大半生,每一場遭遇似乎都帶有一定的戲劇性。

      22歲時,他在科舉考試中以一篇《刑賞忠厚之至論》,深得主考官歐陽修的賞識,得中進士第二名,從此名揚天下。

      這位少年成名的大才子留給我們太多的優秀詩篇,細致處如行云流水,激情處如萬丈浪濤,讓人如癡如醉不能自已,被譽為豪放派詞人的代表。但其實,“西伯拘而演《周易》,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”,蘇軾的風流才情也是人生際遇的幻化和升華。他并不是從一開始就那么豪邁。他的人生也有個轉變。轉變的地點,就在黃州(今湖北黃岡)。

      
    一場小小的滑稽劇

      宋神宗元豐五年(公元1082年),是蘇軾被貶到黃州當團練副使(沒有實權、地位又低的地方武官)的第三個年頭。那一年春天的某個上午,一首叫《臨江仙》的詞,在黃州城里瘋傳開了:

      夜飲東坡醒復醉,歸來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鳴。敲門都不應,倚杖聽江聲。

      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!夜闌風靜縠紋平。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      此詞據傳是“犯官”蘇軾在前一天晚上酒醉后所寫。黃州城的士庶百姓在街道上這里聚一堆,那里站一群,都在傳誦著,并以無比同情的心理,繪聲繪色地講述著它所傳達的“小道”故事:頭一天深夜里,蘇軾醉歸長江邊的臨皋亭(蘇軾的住地),因為家童已經熟睡,他連門也敲不開。想來想去,蘇軾認為這正是逃脫“監管”的良機,于是在吟唱此詞之后,把官服掛在江邊,重新坐上送他歸來的那艘小船,長嘯而去了。

      黃州知州徐君猷(音同“猶”)聽到這些傳聞,又驚又怕。他與蘇軾私交甚好,但還負有監管之責,一旦走失“犯官”,朝廷必然嚴加追查,那時他可就擔待不起了!于是徐知州急忙帶上衙役,親自跑到臨皋亭去查看。剛到門口就聽見蘇軾鼾聲如雷,尚在夢中。徐君猷見狀,不禁哈哈大笑:卻原來,小舟雖已逝,學士正酣眠!一場陡然而起的風波就此煙消云散。

      這場小小的滑稽劇,宋人的好幾種筆記都有或詳或略的記載,一直被當作東坡居士看破紅塵、達觀處世的典型事件來流傳。但其實,如果真正了解蘇軾的思想性格,便不會產生這樣的誤解。這首詞中,酒醉之后發出的“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”的感嘆,不正流露出他時時刻刻都在思考著人生的際遇與出路嗎?

      此事過后沒幾天,蘇軾與黃州的幾位朋友到州城東南郊區、一個叫沙湖的地方,去勘察田地,準備買來“躬耕壟畝”。當時遇到了大雨,蘇軾就又寫了一首回憶人生道路、抒發人生感慨的《定風波》詞:

      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

      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。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      這首詞,很多解說者們都稱贊它是蘇軾歷經磨難后所產生的“坦蕩曠達人生態度的自我表白”。這沒有錯,但從詞中“穿林打葉聲”、“料峭春風”、“向來蕭瑟處”等等意象和場景描寫中,我們難道沒有感覺到,這位文學家在黃州期間,其實時時都在反思自己悲劇性的遭遇和曲折的人生軌跡嗎?

      哈哈一笑,和夫人相別

      蘇軾在大江邊的臨皋亭和沙湖山路上所回憶和傷感的,就是導致他在湖州(今浙江湖州)知州任上被逮捕、拘押,并被流放到黃州的“烏臺”詩案。“烏臺”即御史臺,因官署內遍植柏樹,常有烏鴉棲息筑巢,又被稱為“烏臺”,是朝廷的最高檢察機構。

      3年前,也就是宋神宗元豐二年(公元1079年),那個驕陽似火的七月二十八日,時任湖州知州的蘇軾得知:自己因為曾經在一些詩文中表達不同政見,諷刺王安石新法,已被“烏臺”的群小羅織罪名,甚至會被冤枉為諷刺新法的主要支持者神宗皇帝。他們立了案進行審查,馬上就要來抓蘇軾進京法辦。

      蘇軾深知政治斗爭的殘酷,于是匆匆辦理了告假手續,并將州中事務移交給州通判祖無頗,由他暫代知州之職。誰知剛辦完這些事,朝廷所派遣的欽差大臣皇甫遵已經氣勢洶洶地闖進州衙官廳。這位官居太常博士(太常寺官職,負責教授弟子)的欽差,還沒遇到過像這樣可以抖官場威風的機會。他身著官袍官靴,手持朝笏(音同“戶”),挺胸昂頭,當廳而立。身后是他的兒子和兩名面目猙獰、白衣青巾、全副武裝的京城御史臺大兵。

      蘇軾為官多年也未見到過這樣唬人的陣仗,心里不免發虛,先躲在屏風后面與祖無頗小聲商議半天才出來迎接。只見他身穿朝服、頭戴朝冠、手持朝笏走到前廳,代理知州和衙門里的其他官員則通通頭戴著小幘(音同“則”,古代的頭巾),跟從在蘇軾之后。

      在可怕的沉默中,蘇軾面對欽差行禮,然后開口說道:“我自知得罪朝廷的地方很多,今天一定會賜死。死固不敢辭,只是想求欽差大人同意我回后堂一會兒,與家人告別。”皇甫遵從牙縫里冷冷地擠出一句話:“還不至于如此!”

      隨后,皇甫遵出示了文書。原來不是蘇軾想象中金黃色的“圣旨”,只是一份由御史大爺們用普通白紙寫就的革職逮捕令而已。“拿下犯人,立即上路!”皇甫遵一聲吆喝之下,兩個兇神惡煞似的大兵立即沖上前去,將蘇軾五花大綁,拉著就要走……

      這時后堂傳來一片哭喊聲——蘇軾的夫人王閏之帶著全家老幼,追趕到前廳來了。豁達的蘇軾在這生死離別的關頭唯一想到的,是如何安慰自己的家人。他猛然想到宋真宗時,山林隱士楊樸告別老妻的故事:那時有人向朝廷舉薦隱士楊樸,說他擅長寫詩,于是真宗皇帝在朝堂召見楊樸,令他當場作詩。楊樸推辭說不會,真宗問道:“那你這次進京時,有人寫詩送行嗎?”楊樸回答道:“只有臣的老妻寫了一首七言絕句,‘且休落魄貪杯酒,更莫猖狂愛詠詩。今日捉將官里去,這回斷送老頭皮。’”真宗聽了哈哈大笑,知道楊樸無意為官,就下旨放他回家了。

      蘇軾想到這里,就對王閏之說:“夫人,你就不能像楊樸的老伴那樣,寫一首詩來送送我嗎?”王閏之聽了,不覺失聲一笑。蘇軾也哈哈一笑,然后就勢轉身,大踏步走出州衙。

      州衙外的大街上,萬頭涌動,人聲鼎沸。頃刻之間,蘇軾由一位聲名赫赫、政績卓著的地方官員突然變成了鐐銬纏身的階下囚,這讓湖州百姓感到了極大的不平!他們眼見敬愛的父母官落難,紛紛失聲痛哭,聚集到了州衙外來為蘇軾送行。

      人群中有不少勇敢者對著欽差大臣大聲質問:“堂堂朝廷命官,像雞犬一樣被人隨意捆綁著拉走,這樣做算怎么回事?他犯了什么罪?”欽差及其隨從對百姓不理不睬,押著蘇軾,快馬加鞭往官道上疾馳而去,以便盡快趕到江邊,然后坐船奔赴汴京(今河南開封)復命。

      蘇軾被押送上京,他的家人也受了不少苦!長子蘇邁奉母親之命陪同父親入京,皇甫遵卻不準他坐船。蘇邁只好追著船只在岸上徒步相隨。而夫人王閏之則帶著家人乘船去河南商丘,投奔蘇軾的弟弟蘇轍。不料剛離開湖州,御史臺的老爺們又下令搜查蘇家,并派人馬沿途阻截。他們追到宿州(今安徽宿州),將蘇家船只團團圍住。兵士們奉命沖上船去翻箱倒柜,搜查蘇軾所寫的文字。夫人氣憤不過,便把被大兵們翻弄得亂七八糟的殘存文稿全給燒了!

      蘇軾七月二十八日在湖州被逮,八月十八日到達汴京。一到汴京就鋃鐺入獄,直至十二月二十八日圣諭下發,蘇軾被貶往黃州,他在御史臺的獄中總共被關押了130多個日夜。“八”與“十”在世俗的眼光中都是吉利和幸福的數字符號,但在蘇軾那里卻似乎變成了災難的象征!

      
    被越貶越遠

      然而,蘇軾天生是一個詩人,是一個只要置身于適合他寫作的自由環境中,就要揮毫動筆的人。

      不信你看,在汴京,他剛剛被放出御史臺監獄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作詩自豪地宣稱,以后還要繼續寫作:“平生文字為吾累,此去聲名不厭低。塞上縱歸他日馬,城東不斗少年雞。”

      到黃州之后,蘇軾以相對自由之身,同時又受到赤壁風月的感染,寫出了傳誦千古的文學名篇《赤壁賦》、《后赤壁賦》、《念奴嬌·赤壁懷古》等等,文學創作出現了第一個高峰。兩篇賦篇幅較長,現在我們僅來讀讀這首大氣磅礴的懷古詞吧:

      大江東去,浪淘盡、千古風流人物。故壘西邊,人道是、三國周郎赤壁。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杰!

      遙想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。羽扇綸巾,談笑間、檣櫓灰飛煙滅。故國神游,多情應笑我,早生華發。人生如夢,一樽還酹江月。

      這首詞,思想內涵無疑十分豐富,但從其中對周郎“雄姿英發”的稱頌,對自己身世遭遇的感嘆來看,蘇軾無疑仍在對自己人生道路進行反思與回顧。

      在“烏臺”詩案之后,蘇軾的人生可算是跌宕起伏:神宗元豐七年(1084年),蘇軾奉詔離開黃州,赴汝州(今河南汝州)就任。由于長途跋涉,旅途勞頓,蘇軾的幼子不幸夭折。恰巧不久神宗去世,太后執政,以王安石為首的變法派被打壓,蘇軾終于得還朝中。但他看到獲得權力的新興勢力廢盡新法,拼命壓制“王黨”,又忿忿不平地批評,認為兩者不過一丘之貉。至此他是既不能容于新黨,又不能見諒于舊黨,只好再次外調。在這之后,北宋朝廷新舊勢力幾度更迭。但蘇軾卻是越貶越遠,甚至被貶到了海南,最終在建中靖國元年(1101年)死于北歸復任途中。

      然而,和命運多舛相伴而生的,卻是蘇軾的文風越見豁達,從在黃州時的感慨、反思,到后來胸襟高曠、揮灑自如。一代文豪,筆下藏萬卷,氣勢浩然。坎坷的人生遭遇使他創作出了堪稱經典的文學作品,這是蘇軾不幸中之大幸,也是中國古代文學的大幸!

    推薦閱讀

      這位少年成名的大才子留給我們太多的優秀詩篇,細致處如行云流水,激情處如萬丈浪濤,讓人如癡…>>

    新疆11选5平台新疆11选5主页新疆11选5网站新疆11选5官网新疆11选5娱乐新疆11选5开户新疆11选5注册新疆11选5是真的吗新疆11选5登入新疆11选5快三新疆11选5时时彩新疆11选5手机app下载新疆11选5开奖 本溪市 | 蒲江县 | 天水市 | 高州市 | 新绛县 | 瑞昌市 | 福贡县 | 邯郸县 | 潞城市 | 肥西县 | 安阳市 | 鱼台县 | 衡阳市 | 桑植县 | 涟源市 | 全椒县 | 巴彦淖尔市 | 抚顺县 | 迭部县 | 上林县 | 泗洪县 | 盐池县 | 渑池县 | 财经 | 中方县 | 哈巴河县 | 华池县 | 凤台县 | 嘉黎县 | 林西县 | 仪征市 | 社旗县 | 亚东县 | 葵青区 | 邯郸县 | 高平市 | 安国市 | 页游 | 栾城县 | 葫芦岛市 | 泰来县 | 曲沃县 | 普洱 | 来宾市 | 鹤壁市 | 富蕴县 | 乐昌市 | 黑龙江省 | 新巴尔虎右旗 | 北川 | 十堰市 | 山西省 | 得荣县 | 辽阳市 | 东莞市 | 岫岩 | 棋牌 | 修水县 | 武穴市 | 资阳市 | 谢通门县 | 资讯 | 徐水县 | 本溪市 | 互助 | 象山县 | 大连市 | 五家渠市 | 定结县 | 汨罗市 | 绥中县 | 类乌齐县 | 衡阳市 | 太仆寺旗 | 宾川县 | 清流县 | 措勤县 | 舒城县 | 中江县 | 孟连 | 北宁市 | 株洲市 | 都江堰市 | 武邑县 | 睢宁县 | 丰城市 | 漯河市 | 鄢陵县 | 新泰市 | 雷州市 | 汉寿县 | 新宁县 | 广德县 | 汾阳市 | 于田县 | 奉节县 | 邵阳县 | 苏尼特右旗 | 黔东 | 资溪县 | 墨江 | 会昌县 | 隆德县 | 许昌县 | 天峻县 | 凤阳县 | 德阳市 | SHOW | 东宁县 | 德庆县 | 乐都县 | 花莲县 | 柳林县 | 灯塔市 | 通化县 | 巴林右旗 | 东辽县 | 保德县 | 张家口市 | 二手房 | 临夏市 | 县级市 | 汉川市 | 清水河县 | 延安市 | 定陶县 | 图木舒克市 | 安乡县 | 临潭县 | 郎溪县 | 晋宁县 | 永清县 | 封丘县 | 南川市 | 通海县 | 罗城 | 油尖旺区 | 吕梁市 | 东乌珠穆沁旗 | 临邑县 | 鱼台县 | 桐柏县 | 桐庐县 | 彭水 | 绿春县 | 株洲县 | 南平市 | 平山县 | 沾益县 | 新昌县 | 白河县 | 景德镇市 | 邮箱 | 红安县 | 游戏 | 福州市 | 德昌县 | 馆陶县 | 全南县 | 佛山市 | 萨嘎县 | 平罗县 | 塘沽区 | 滦南县 | 繁峙县 | 通州区 | 新源县 | 西乡县 | 中宁县 | 丰都县 | 襄樊市 | 安溪县 | 体育 | 永平县 | 安仁县 | 大洼县 | 类乌齐县 | 陆丰市 | 陈巴尔虎旗 | 墨玉县 | 分宜县 | 永宁县 | 庆元县 | 永川市 | 平山县 | 杨浦区 | 广东省 | 平昌县 | 乌什县 | 东乌 | 津南区 | 泽州县 | 昌图县 | 武乡县 | 竹北市 | 巍山 | 泸定县 | 确山县 | 五台县 | 富民县 | 兴国县 | 娱乐 | 保靖县 | 沙河市 | 永城市 | 渝中区 | 乌兰县 |